怎样得着真正的自由



怎样得着真正的自由

怎样得着真正的自由

王明道

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:“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真是我的门徒;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。”他们回答说:“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,从来没有作过谁的奴仆。你怎么说,‘你们必得以自由’呢?”耶稣回答说:“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,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。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,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。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,你们就真自由了”。
(约八:31-36)

“自由”是多么好的一个名词,也是多么宝贵的一样东西。一个没有自由的人,事事受别人的辖制拘束,事事受别人的指挥支配,就是别人凌辱他,虐待他,他也不敢反抗,只是忍气吞声的逆来顺受,这又是多么可怜。无怪西国有一句俗语说,“不自由,勿宁死”(Give me liberty or death)了。只有自由的人才有乐趣,才有幸福。因此我们无论付什么代价,也要求自由,也要得自由。
我们宁可舍弃财利,也不舍弃自由;宁可舍弃尊荣,也不舍弃自由。我们愿意作贫穷而有自由的人,不愿意作富贵而没有自由的人。没有自由的人真可怜到极点,没有自由的人真痛苦到极点。但自由是什么意思呢?什么样的人才是自由的人呢?这个问题却不可不弄得清清楚楚。因为这个问题如果被人误解了,将来要发生的危险和祸患是不堪设想的。今日大多数的人对于自由所下的解释是什么呢?
他们所认为自由的人又是什么样的人呢?他们认为自由的意思就是无拘无束,任意而行,自己愿意想什么就想什么,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,愿意作什么就作什么,不受任何人的管辖,不受任何规则法律的约束,也不必顾到任何人的利害损益,只要能使自己随便就够了。他们认为一个人能度着这种生活才是自由的人。这种说法真是把 “自由”这个名词误解到了极点。这决不是自由的正意。这不是自由,乃是任性,乃是放纵,乃是利己损人。
真正的自由是不妨害他人自由的。真正的自由是不使他人受到丝毫损失痛苦的。真正的自由是有轨道的,越出这条轨道便不再是自由,乃是任性放纵。
可惜,今日许多人竟误解了自由的意义!可叹,今日许多人竟利用自由这个名词去放纵情欲,去损人利己!法国罗兰夫人说的话对极了。她说,“自由,自由,天下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!”

人人都愿意得着自由,享受自由,但全世界上真正得着自由享受自由的人究竟有多少呢?从外面看,不受人的辖制拘束的人似乎不在少数。
但实际上真有自由的人数目简直少得可怜。上文我们所引的经文中不是明明的说“凡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”么?作人的奴仆的人没有自由,他们终日受着主人的支配管辖。
但如果遇见良善慈爱的主人,他们还可以有一些自由,有一些享受。作罪恶的奴仆只有受苦,只有呻吟,只有受罪恶的支配与驱使,绝没有丝毫的自由。罪从来不给人自由。
它只给人重担和痛苦,给人悔恨和愁烦。作任何人的奴仆都不如作罪的奴仆那样苦。可是作罪恶的奴仆的人却比作任何人的奴仆的人数目更多。
罪的奴仆里面有贫的,也有富的,有贱的,也有贵的,有男,有女,有老,有少,有西方人,也有东方人,有野蛮的,也有文明的,有服事人的,也有受人服事的,有有知识的,也有没知识的,有手无寸柄的平民,
也有大权在握的官吏和帝王,有赤手空拳的老百姓,也有发号施令统帅千军万马的将军。这些人中有的素日就自己知道自己没有自由,以致常常叹息呻吟,也有的素日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自由最有幸福的人,但事实上他们都是奴仆,都没有一点自由。
他们的眼睛也许没有看见那辖制他们的主人,但他们确是受着一个无形的主人的支配管辖。这个主人在他们身上操着无上的威权,他们对它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。这个主人所给他们的痛苦大得不能形容,但他们却无法逃脱。这个主人有时也给他们少许暂时的快乐舒适,但后来总是变成极大的痛苦。
他们中间有些人甘心受这个主人的管辖,因为它能给他们一点好处,也有人竭力想逃脱它的毒手,但苦于有心无力,只好徒唤奈何。这个主人有时脸上也会涂上一点化妆品,放出一片笑容,可是它的真面目却总是十分狰狞可怕。这个穷凶极恶的主人就是罪。凡犯罪的都是它的奴仆。

世上有没有不犯罪的人呢?如果有不犯罪的人,那样就有自由的人;如果没有不犯罪的人,那样人类便都是罪的奴仆。我们的良心告诉我们,事实也告诉我们,神的话更告诉我们,全世界的人类都犯了罪,还都继续着犯罪,因此我们便知道人类都是罪的奴仆。
人类所犯的罪大小不同,多少不同,种类不同,方式不同,有明显的,也有隐藏的,有被人共认为罪的,也有不被人认为罪的,有的被人人看见,受人斥责,也有的罪严密极了,除去那犯罪的本人和神以外,没有一个人知道。但罪就是罪,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。
这是永远不能更改的真理,也是百跌不破的事实。那向假神偶像顶礼膜拜的人是罪人,那狂妄自大不承认有神的人也是罪人。那凶暴残酷杀人流血的人是罪人,那心怀嫉妒恼恨的意念的人也是罪人。那偷窃抢夺他人财物的人是罪人,那见财物而起贪心的人也是罪人。
那与有夫之妇或有妇之夫行淫的人是罪人,那看见异性就怀淫念的人也是罪人。推而至那些说谎言的,行欺诈的,行贿的,受贿的,枉法贪赃的,营私舞弊的,损人利己的,假公济私的,咒诅人的,辱骂人的,诽谤人的,谗毁人的,对自己的妻子或丈夫不忠诚的,骄傲狂妄,自夸自大,夺取神的荣耀的,
以大欺小的,恃强凌弱的,不孝父母的,忘恩负义的,结党分争的,倾轧排挤的,图谋恶事损害别人幸福的,放纵情欲戕贼自己身体的,这种种的人在神面前无一不是罪人,也无一不是罪的奴仆。这些人当中有的非常拙笨愚鲁,犯了罪都被人看见,以致受人的斥责轻视,有的十分聪明灵巧,犯了多少罪都不显在人前,以致人都尊敬他们,说他们是好人。
但神那两只如同火焰的眼睛却看得十分清楚,一点都不会放过。这些犯罪的人无论怎样遮盖自己的罪,否认自己的罪,他们的良心却是不住的谴责他们,使他们受着极深的痛苦。这些罪也束缚着他们,捆绑着他们,使他们饱尝了种种的苦味,受尽了种种的艰辛。有时他们也知道罪恶把他们害得好苦,也想逃脱它的辖制,但他们总是感到力不从心,没有少许的办法。
作罪的奴仆真是一件极苦的事。可是我们举目看看,全世界之上不作罪的奴仆的人究竟有多少人?作罪的奴仆而知道自己是罪的奴仆的人又有多少人?知道自己是罪的奴仆,而想脱离罪的辖制,竭力去求得自由的人更有多少人?

世上许多人寻求自由不但得不着,而且越来离自由越远,这不但是因为他们误解了自由的意义,也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得着自由的方法。得自由的方法是什么呢?主耶稣的话清清楚楚的告诉了我们。
“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。”“儿子若叫你们自由,你们就真自由了。”在这几句话中,祂告诉我们要得自由所不可少的两样事:一样是真理,一样是神的儿子。是的,只有真理能使我们自由,只有神的儿子能使我们自由。用别的方法求自由,等于缘木求鱼。

一个问题出来了──“真理是什么呢?”这个问题的答案太多了。古时有古人所认为真理的,今日有今人所认为真理的。东方人对真理的解释与西方人不同,信这个宗教的人对真理的界说和信那个宗教的人也完全两样。有许多时候,生在一个时代,住在一个地方,处在一个社会中的两个人,对真理的看法就完全不一样。
从古至今,东方和西方,人们对真理的界说太不同了,太繁杂了。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此亦一是非,彼亦一是非。聚讼纷云,莫衷一是。究竟谁所说的是真理呢?我们究竟应当随从谁呢?这真是一个太难决定,太令人费思索的事。彼拉多当日所发的问题──“真理是什么呢?”──仍是今日许多人所问的问题。
其实这个问题一点不难回答,主耶稣的话早已解释得清清楚楚。祂当日在将要离开门徒以前,为门徒祷告说,“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;你的道就是真理。”(约十七17)是,神的道就是真理,只有神的话是真理。真理是永远不变的,能变的就不是真理。真理是绝对没有错误的,有错误的就不是真理。真理是没有时间性的,没有地方性的。
真理是在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适用的。世界的文化无论怎样改变,人类的思想无论怎样改变,社会的背景无论怎样改变,国家的政治无论怎样改变,人们对伦理道德的观念无论怎样改变,真理却永不改变。旷观古今中外,有那一种被人认为真理的是这样永不改变的呢?有那一种被人认为真理的,可以放在任何时代,任何地方,都一律适用呢?神的道却是永不改变,并且放在任何时代,任何地方,都一律适用。
人是常改变的,所以人的理论和学说也常常改变。神是永不改变的,所以神的话也永不改变。人看事不过只看见一部分,神却是看见全局。人因为眼光短浅的缘故,常常把事看错了。神因为是全知的,所以从来不会把事看错。人因为受环境的限制,受时代的限制,受知识的限制,所见的和所说的常常不能准确。神不受这一切的限制,所以祂所见的和所说的都十分准确。神是不改变的。祂说,“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。”(玛三6)。
所以祂所说的话也是不改变的。因此祂的话便是真理,因为真理是不改变的。就是这个真理能使我们自由,因此耶稣说,“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。”

是,神的话能使我们自由。因为神的话指示了我们,使我们知道什么是真自由。神的话向我们显明了自由的正轨。我们越多明白神的话,便越多明白自由的真义。我们完全行在神的言语之中,生活在神的言语中,我们一定要享受到完全的自由。人所以犯罪而作了罪的奴仆,就是因为他们不信神的话,也不听神的话。当我们信神的话听神的话的时候,罪在我们身上便再没有权柄,我们也就完全自由了。
我们多读神的话,多听人讲解神的话,如果我们这样作不是只为求知识,而是求生活上的进步,我们便一日比一日多尝到自由的滋味。如果我们将神的话充满我们的心,又时刻行在神的话中,世上任何束缚捆绑必定再不能妨害我们,我们能“从心所欲,不踰矩”。我们能作一切我们所愿意作的,但却不加丝毫的伤害在别人的身上,也不使别人的自由受到少许的妨碍。我们感觉到世界不再是苦海,乃是乐园。
“海阔从鱼跃,天空任鸟飞”,我们生活在世界上也是同样的自由。许多人以为热心信主虔诚守道的圣徒是世上最苦痛最不幸的人,因为他们在生活中要受许多的限制,许多的话不能说,许多的事不能作,许多的财物不能取,许多的地方不能去,一个人这样生活,无异乎被圣经中的教训捆绑得紧紧的不能动弹,这种生活还有什么自由,还有什么幸福,还有什么乐趣。他们不晓得正是因为我们有许多的话不能说,有许多的事不能作,
有许多的财物不能取,有许多的地方不能去,所以我们才不犯罪,不受苦,不招祸患,不遭损失,我们才能“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”。吃饭吃得香,睡觉睡得甜。热心信主虔诚守道的圣徒不但不是世上最苦痛最不幸的人,乃是世上最快乐最有福的人,因为他们晓得真理,真理使他们得了自由。

使我们得以自由的,除了神的话以外,还有一样不可少的,就是“神的儿子”。主耶稣说,“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”,接着祂又说,“儿子若叫你们自由,你们就真自由了。”这句话中所说的儿子是神的儿子,神独生的儿子,我们的主耶稣基督。祂是神的儿子。祂有权柄释放一切作罪的奴仆的人。祂那复活的大能力也足能使一切被罪恶束缚的人得着释放,得着自由。
我们已经多年受罪恶的捆绑,作罪恶的奴仆。我们自己丝毫没有力量脱离罪恶的权势。必须有一位强有力者来释放我们,来拯救我们。我们的主就是这样的一位。祂在世上的时候曾对祂的门徒说,“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,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,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。”(路十19)。祂复活以后又告诉祂的门徒说,“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。”(太二十八18)。
没有人比祂的权柄更大,没有人比祂更有能力。一切受罪恶束缚的人靠着祂都可以得释放。一切不得自由的人借着祂都可以得自由。祂不但曾一次为我们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,为我们舍了性命,祂也已经从死人中复活起来,坐在全能者的右边,并用祂的大能大力拯救一切投靠祂的人,释放一切被掳为奴的人,把完全的救恩幸福和自由赐给一切信靠祂跟随祂的人。而且祂的恩典总是够我们用的,祂的能力在我们的软弱上更加显得完全。
那一切辖制我们的罪恶在祂的面前完全失去能力。那一切捆绑我们的绳索,祂能毫不费力的为我们断开。一切我们自己所不能胜过的试探,靠着祂的大能大力,我们都能得胜有余。祂若叫我们自由,我们就真自由了。从祂说了这段话到今日,已经将近二千年之久。在这极长的岁月中,我们听见看见许多受罪的束缚作撒但的奴仆的人,因着听福音,信基督,很奇妙的得了改变,洗心革面,重新作人。
本来极污秽的,后来变成圣洁;本来极凶暴的,后来变为良善;本来极诡诈的,后来变为正直;本来极自私的,后来变为慈爱。千千万万圣徒的人生都证明了主耶稣的话是真实的。“儿子若叫你们自由,你们就真自由了。”

听神的话,信神的话,遵行神的话,投靠神的儿子基督耶稣,紧紧的跟随祂,便可以得着真正的自由,完全的自由。羡慕自由愿意享受自由的人们哪,现在找着正路了罢。 ■

access_level: 
0